大家都在搜

中铁十四局三公司宝坪高速公路项目通车记



10月28日,中铁十四局三公司参建的宝(鸡)坪(坎)高速公路岩湾至坪坎段与太白至凤县高速公路同时通车,犹如一条长龙在秦岭腹地蜿蜒而过。凤县结束不通高速的历史,宝鸡到汉中实现3多小时直达。

  

 

  宝坪高速公路赵家岭2号隧道进口。白鹏娃摄

  中铁十四局三公司宝坪高速公路项目部的荣誉墙上,政府、业主、十四局等单位颁发的十几块奖牌和锦旗,闪耀着金色的光芒,似乎诉说着曾经奋斗的足迹。

  排兵布阵下好先手棋

  2017年6月,中铁十四局三公司中标宝坪高速公路第19标段,标段全长约3公里,包含路基466.1米、桥梁3座1887.9米、隧道2座725.5米,设计时速80公里。

  接到中标通知书后,短短五天,20余名主要管理人员就位,开始进行前期准备工作。项目处于峡谷处,两山夹一河,高速穿河过,一块平地难寻,廖无人烟,信号失联。

  “我们要在夹缝中求生存,在这秦岭腹地,以实干干好项目,用团结创造未来。”在临时租用坪坎镇的一间10平米的小黑屋里,20余人挤在这里开会,项目经理卢子平对大家打气。

  

 

  通车后的宝坪高速公路。白鹏娃摄

  卢子平深知,管好项目并不是一句话这么简单,唯有下好前期策划这步先手棋,谋好篇、布好局,才能掌握施工主动权。

  随着公司前期策划帮扶小组的到达,大家一同勘察现场,画图纸反复测算规划大临建设,因地制宜,拟定施工方案。因沿线基本无任何平地可以利用,最终决定选用原汉坪高速1标段梁场,经过改建作为项目部梁场,将山底一块相对平缓的弃渣场垫高压实,作为项目部驻地,削平河滩旁一座小山,建设了砼拌合站。

  施工中,半座山的大挖方是架梁必经之路,成为摆在建设者面前的拦路虎。站在已经贯通的幸福沟特大桥看到,一座约22层楼高的大山被倒八字切掉,大桥穿山而过。很多参观的人员称他们是“新时代的愚公”。

  卢子平介绍:“因山体两侧凌空设计以路基方案通过,这座被移走的山高约70米,分为八级边坡开挖,共开挖石方145万方,爆破后形成的松方约230多万方,能够填满1000多个标准游泳池。”

  建设者经过方案优化,开挖至最后一级边坡时,决定先贯通右幅,打开运梁通道,再开挖左幅。

  为保证爆破后的边坡平整,建设者在爆破时预留1米岩石,通过大功率挖机、破碎锤进行机械凿除刷坡。“山太高,车辆无法到达,需要四台挖机从上到下接力作业,才能把爆破的石方甩下来,再装车外运。”技术人员高井卫回忆说。

  “因为没有平地,300多根桩基,有90%以上需要开辟作业平台,还有100多根桩位于山坡处,于是我们加班加点,抓住旱季,抢在了汛期前将河道内的桩基施工完毕。”项目总工何晓辉说。

  科学的前期策划,项目部提前完成了架梁施工,并举办了全线梁场标准化观摩会,各项节点如期突破,获得了各方认可。

  绿色施工呵护动植物

  “这是樱桃树,长势很好。”在项目部曾经的梁场旁,宝鸡市凤县孔棺村村民看着复耕后长势良好的树苗,高兴地介绍着。

  施工结束后,建设者将梁场恢复为耕田,看着肥沃的土地,村民按照时令及时种植了农作物,秦岭又迅速开始回馈这一方百姓。

  

 

  图为通车后的宝坪高速公路岩湾至坪坎段。白鹏娃摄

  横亘于我国中部的秦岭,有着“国家中央公园”和“陕西绿肺”之称,是重要的生态屏障。自2017年7月施工以来,中铁十四局三公司建设者像呵护眼睛一样呵护着秦岭的动植物,用实际行动与秦岭和谐相处。

  卢子平介绍,宝坪高速学堂坪2#隧道为双线分离式隧道,连接学堂坪大桥和幸福沟特大桥,为桥接隧结构。山坡较陡,植被较发育,隧道进出口均位于高陡斜坡上,坡高45~50米,斜坡自然坡度37°,原设计进洞方案为两个洞口从进口掘进。

  秉承绿色施工、保护秦岭的原则,为减少山体开挖,避免植被破坏,保护秦岭生态屏障,项目部多次与建设单位、设计院等有关单位,就学堂坪2#隧道左洞进洞方案展开研究讨论,最终确定将洞内人行横洞变车行横洞,在进洞270米后通过横通道进入左洞施工。

  虽然隧道施工延长了工期,但使得洞口植被能保持原貌,这是建设者以品质工程建设为目标,努力打造宝坪高速“绿色公路示范工程”的具体体现。

  秦岭不仅是我国的中央花园,更是各种野生动物的天然栖息地,拥有国家一级、二级保护动物80余种。

  在施工过程中,经常会见到野猪、松鼠、兔子等野生动物,各种鸟类在林间齐鸣,偶尔还会见到金钱豹、熊等动物在路上觅食。

  于是,建设者多次组织召开专题会议,出台了野生动物保护规定,减少夜间施工照明时间,车辆减速慢行,禁止鸣笛,夜间值班必须两人同行,友好相处,和谐共生。

  桥梁顺河而建,为了保护水源地,在桩基施工过程中,建设者将全部泥浆集中收集,运往6公里外的处理厂。边坡开挖全部用绿网覆盖,河道附近全部用彩条布覆盖。

  秦岭作为天然氧吧,空气质量的保护也异常重要。建设者购置了可移动式焊烟收集器,像抽油烟机一样将电焊产生的烟全部收集。并为厨房安装了油烟净化器,实现油烟达标排放。

  一位电焊工表示:“焊烟收集器的效果不错,收集孔直接对准焊接处,钢筋加工场的空气质量好多了。”

  石头上可以种草吗?边坡开挖前,建设者便开始筹划在开挖后的边坡裸露岩石上植草问题。经过建设各方共同探索研究,确定了柔性培植绿化生态护坡防护技术。

  他们先在石质边坡上采用镀锌铁路网和钢锚杆组成稳固的坡面,通过高压泵车,将腐殖土、草种、肥料等组成的混合物喷射到坡面。“为保证成活率,前后喷射了3次,浇水后覆膜,便会长出草,实现生态修复。”何晓辉说。

  建设者保护了秦岭的山水,秦岭也反馈给建设者更多。项目部驻地后方有山泉水不断外流,经检验是相当优质的饮用水。建设者便通过细小改造,通过管道将山泉水引入项目部驻地的蓄水桶,作为饮用水和生活用水。

  “秦岭的山泉甘甜可口,好喝得很。”项目书记刘敏生夸赞道。

  精细管理确保颗粒归仓

  “既要抓大,又要管小,更要事无巨细,才能确保颗粒归仓”是卢子平总结出来的成本管理经验。

  “项目部仅用了不到二十天的时间,将汉坪高速梁场改扩建后,便投入使用,原施工单位节省了复耕费用,我们节省了成本和时间,一举两得。”卢子平说。2017年10月15日,项目部便进行了全线首片梁预制。

  

 

  位于秦岭峡谷的宝坪高速公路。白鹏娃摄

  在施工便道处理上,建设者也下了一番功夫。他们充分利用地方原有道路,通过增设涵管、架钢栈桥、过水路面等方式到达各个施工区域,节省便道修筑长度3.5公里。同时,通过各方协调沟通,利用已建成未通车的高速公路作为运梁通道,缩短了运梁便道距离,节省了新建盘山运梁通道7公里的建设费用。

  材料管理是项目成本管控的重点之一。项目部实行“月计划、旬考核、月总结”的方式,每月由相关部门制定月度施工计划,报提材料计划,每10天根据实际施工进度进行材料盘点,分析材料节超情况。

  “这样能够在材料上及时发现问题,进行纠偏。”项目部成本管理部姜洪升说。

  建设过程中,会产生钢筋下脚料,建设者便动起了脑筋。钢筋笼加工剩余的1米长的钢筋,建设者用于隧道拱架连接筋处;预制梁剩余的钢筋,用于边沟盖板钢筋骨架制作。通过科学调配,累计消耗钢筋下脚料100余吨。

  项目团队明白,队伍管理重在过程控制,及时调整,切不可放之任之,最终走到无法扭转地步。

  2018年7月11日,项目部遭遇了特大洪水袭击,拌合站、桩基无法及时复工。项目部及时安排相关队伍工人休假,报销来回路费,机械设备暂时报停或退租,避免人机成本消耗。

  项目建设中,存在很多施工难度大、工程量小的零星工程,协作队伍因明显亏损,不愿承揽,项目部更不愿超指导价交给协作队伍。

  于是,项目部成立直属架子队,又称“杂工班”,由项目部直接领导,采取“底薪+效益工资”的方式发放工资。此举不仅提高了大家的积极性,增加了收入,还节省了成本开支。

  施工过程中,高边坡平台砌砖、平台排水沟浇筑、边坡植生袋填充、杂物整理等工作,项目部均交由杂工班负责。

  出现问题及时解决,是项目团队形成的一种工作态度。有一次,项目部因资料滞后,被业主通报。桥能建,隧道能通,这点小事做不好?项目团队及时召开会议,对包括项目领导、后勤人员在内的全员进行培训,分担资料整理任务,实现工程资料与施工同步。

  在生活管理上,项目部也在盘算着“省钱之道”。测量站张鹏被分配到项目部后,他发现一个空调被安装在两个房间的中间,感到非常奇怪。经过一段时间使用后,空调满足休息使用,他渐渐理解了项目领导的良苦用心。

  项目部还为每个办公室和宿舍安装了电表,用电量按照季节、人数核定标准,超过标准部分由个人承担,对节约并排前三名的宿舍进行奖励。

  张鹏不仅是省电践行者,也成为了省电的宣传员,“下班关灯哈、水龙开小点。”他也多次获得奖金和“节电小能手”称号。

  更有的喜欢研究电器的同事将电脑和打印机等设备设置成低耗能待机模式,人走机器关,这种做法在项目部得到了推广。

  通过此项措施,将项目部夏季高峰期每月用电量控制在7000度以下,比之前平均少了2000度,有效节约了电费支出。

  秦岭腹地夏季多阵雨,晴天后光照毒辣。建设者开拓思路,在梁场箱梁钢筋台架施工中探索定制了移动遮阳防雨棚。

  雨棚采用轻型铝合金方钢结构骨架,可横向收缩推拉,顶部油布覆盖,底下安装万向轮,每10米安装刹车装置,两侧预留50厘米工作面。

  据何晓辉介绍,该雨棚重量小,30秒可完成安拆,有效避免雨天钢筋生锈。为了防止大风,在雨棚底端固定处安装了插销。钢筋绑扎结束,收起防雨棚后便可吊起钢筋骨架,进行下一片施工。

  作为全线首片梁预制的标段,项目部梁场于2018年6月迎来百人观摩团,观摩团成员看着在防雨棚下工作的工人免受日晒,竖起了大拇指。

  梁场观摩中,一名工人操作的液压箱梁模板也引起了大家的关注。该模板通过操作台控制,安装和拆除利用行走小车的纵向移动及液压系统的升降和平移,原来六七个人操作模板,现在仅需一人。该设备在全线获得推广。

  隧道路面施工中,传统施工时需要分车道浇筑,存在重复立模、分次安装钢筋、接缝处理等问题。

  面对这一问题,项目部率先引进了自行式激光桁架整幅摊铺机,实现一次性整体摊铺成型。

  同时该机器能够自动感应,精准控制标高和平整度,施工人员由22人减少到6人。同时配套引进的排式整体振捣,避免了人工漏振、振捣不均匀的现象;驾驶型磨光面机,不仅施工效率高,同时避免了人工收面造成的踩踏。

  施工以来,项目部接待了梁场观摩会、隧道路面观摩会两次大规模观摩会,与项目部合作的护栏钢扶手安装队伍被业主推荐到临标继续合作,努力打造“品质工程”和“绿色工程”。

  愚公精神战秦岭天险

  刚进场,当时正值夏季,租用的民房房间潮湿,墙面未粉刷,虫子异常多。蒋繁荣刚到的第一天晚上,大雨磅礴,他在睡梦中被耳朵的疼痛惊醒,“感到一只虫子在不停地往里钻,不一会出血了。”不愿意吵醒大家,他歪着头,自己用手去掏,试图将虫子赶出来。

  但很快,疼痛感加强,虫子像钻进大脑一样,疼痛难忍,蒋繁荣失声叫了出来,“啊……”。

  大家在睡梦中被惊醒,镇卫生院无法医治后,大家冒雨连夜将他送到县医院,因血灌满了耳朵,在途中,虫子被血淹死。通过小型手术,医生将虫子取出,看到是一只比耳孔稍小、1厘米长的棕色甲壳虫。

  “当时大家都吓坏了,从此,睡觉前都用棉花塞上耳朵,或者带上耳机睡觉。”何晓辉说。

  

 

  宝坪高速公路车道河2号特大桥下部结构施工

  20天的努力,项目部驻地达到入住条件,前期策划基本完成,大家搬离了大槐树下的民房,项目建设步入正轨。

  茫茫秦岭,隔开了中国南北的气候,在秦岭腹地的两山之间难觅一块平地。

  狭小的作业空间,为项目部的大临建设也提出了极为严峻的挑战。

  中铁十四局三公司建设者被迫将项目部的拌合站建在了线路中央的河滩处。为了防止洪水袭击,他们将河滩处一块较为平坦的位置垫高5米,并修筑了防洪堤坝。但2018年7月2日和7月11日的两次特大山洪依然让建设者铭记于心。

  19标处于全线尾端,河道最下游。6月底遭遇连续强降雨,造成河道水位持续抬升。7月10日晚上,业主管理群里不断传来河水暴涨的消息和照片。

  卢子平当机立断,通知现场马上撤离机械,人员做好撤离准备。11日凌晨4点,卢子平带领现场副经理赶往现场。

  11日早上8点,从上游汇集的雨水夹杂着泥石流、树根、建筑材料向下涌来,在19标处洪峰水头高达4米,将拌合站堤坝冲毁,漫过拌合站,直径2.0米的便桥涵管在水中翻滚。

  卢子平拿着对讲机高喊:“人员马上撤离,人员马上撤离……”

  项目副经理张晓峰回忆,水位不断上涨,项目部驻地前的便桥被洪水淹没,2棵直径约1米的大树被洪水连根拔起。大家不敢进入房间睡觉,全部穿雨衣在院中集合,预防后山泥石流和前方洪水袭击。

  当地村民说,这样的洪水50年一遇!

  幸好拌合站地基牢固,洪水过境后并未对施工生产造成毁灭性打击,钢筋场、拌合站淤泥最厚达到1米。恢复生产,首先要清除拌合站的淤泥。于是项目部安排副经理张富行带领拌合站人员及几名工人负责。

  张富行说:“地面平整位置的淤泥通过机械清理,但拌合站配料基坑里面的淤泥,需要人工清理。当时大家光着膀子,一锨一锨地清理出来,有的地方铁锨达不到,便用手抠,淤泥里还会有玻璃渣、铁片和钉子,一不小心,手被扎得鲜血直流。”

  看到大家士气低落,卢子平和项目书记刘敏生商议,7月16日,组织全员清淤,亲自参与项目部恢复生产的过程。连女同志都拿着铁锨在拌合站工作,艳阳高照下的拌合站,散发着暑气,大家满头大汗,泥点斑斑,被汗水刺激地睁不开眼。

  当天晚上,项目部组织大家进行了会餐,大家谈论着清淤的点点滴滴,张富行也为大家讲述着前几天的清淤细节,情到深处,很多人留下了感动的泪水。

  卢子平说:“困难是暂时的,洪水不会把我们打垮,只会让我们更加坚强,振作起来,接着干!”

  在大家的努力下,原本计划10天完成清淤任务,最终只用了7天。

  建设者便又对堤坝加高2米,地基外侧进行混凝土抹面,雨季来临时及时疏通河道,抵御住了今后洪水的袭击。

  秦岭的天险,同样给信号传输和材料运输带来了困难。

  2017年11月,隧道队伍的一位工人到达现场后,因手机无信号,连续一周未与家人报平安。“当时非常着急,一直打不通电话,所以最后报了警。”工人家属说。

  项目安全总监李卫华回忆,当时安装彩门时,基坑挖好后,通知打混凝土,需要走2公里,到达18标的位置才能有微弱信号,断断续续地通知供应混凝土。

  于是,项目部采取了一系列措施解决信号问题。联系当地相关单位,在项目驻地附近建设了信号基站,连接专网,又为现场配备了有效通话距离3公里的对讲机,通过电话和对讲机配合,解决了通讯问题。

  良好的信誉和铁军的精神使中铁十四局三公司也依托宝坪、柞山、西安外环等项目,连续四年荣获陕西公路市场信评AA级。

  宝坪高速公路全部建成后,将填补陕西西部南北向高速通道的空白,对于推进大关中城市群构建,促进陕西省区域经济协调发展,推动新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形成均具有重要意义。(刘面 肖永顺)




上一篇:一场探究地球和人类未来的社会思辨
下一篇:返回列表
地区推出政策,帮助父母独自生活
工匠在越南的Yen Son制作瓷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