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三年前荣耀上市,三年后灰溜“上榜”,股民为何弃坑水星家纺



  社会宛如一个大大的染缸,将身在其中的每一个人,每一件事,每一个细节,染上各自的颜色,五彩缤纷,绚烂夺目。只有经得起时间洗礼的颜色,最终才会真正成为永不褪色的耀金铭牌。时间,是检验一切的试金石,宛如一场气势恢宏的炼金之术,身在其中的一切都无法逃脱它的试炼。5G时代,商品社会,市场经济,什么是高质产品,什么是良心大企?经过时间淬炼,都会一一给出答案!

  一则家居用品质量黑榜炸响天际,引发行业集体呼唤品质的声浪

  2020年8月28日,2020第四届中国家居品牌大会在苏州公开发布的“2019-2020中国家居十大质量黑榜”(以下称“质量黑榜”),仿佛一道惊雷炸响天际,水星家纺等十个在家居用品领域颇有人气的企业和品牌“榜上有名”,引发了整个家居用品行业集体呼唤产品质量的声浪。

  据了解,这份“质量黑榜”由2020第四届中国家居品牌大会现场揭晓,该大会由北京商报社、西街传媒主办,中国经济传媒协会支持,金螳螂协办,腾讯家居丨贝壳首席媒体合作,乐居财经首席媒体支持,网易家居、凤凰家居、新华家居、环球网家居、新京报和精品购物指南联合媒体支持。

  与水星家纺一道上榜的还有联邦家私、林氏木业、无印良品、小米卫浴、新锦成陶瓷、富亚涂料、亚萨合莱门锁、悍高五金、佳诺威木业。水星家纺因“连续9年曝出产品不合格”位列“质量黑榜”,这既在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不禁让人感叹,终究没能躲过时间的洗礼,当金字招牌褪色,是否还能再次被擦亮?

  水星家纺的巅峰时代

  多年前,水星家纺曾是一个家喻户晓的家用纺织品品牌,在城市街头张贴着由一线明星代言的巨幅宣传海报,商场大屏幕上循环播放着某知名港星代言的巨幕宣传片,一次次引发消费者抢购风潮……

  根据官方资料显示,水星家纺对外宣称拥有国内先进的电脑绗缝、制被等多条生产线,自2001年开始,先后在同行业中率先通过ISO9001、ISO14001、0HSAS18001管理体系认证以及ERP信息系统建设,意味着企业在环境、安全、质量、职业健康、信息管理方面均处于同行业领先水平。并且通过多种途径查阅到的资料显示,水星家纺号称已实现了“日产万件,衣被天下”的生产能力。

  时过境迁,这个曾经一直致力于为老百姓提供有品位、有档次的床上用品、家用纺织品的企业,如今却频频“荣登黑板”,消费者对它也只是望而生畏。那么,水星家纺这些年到底经历了什么呢?或许从这篇文章中,我们可以找到一些蛛丝马迹。

  

 

  业务严重亏损,股民纷纷弃坑

  2017年,水星家纺迈出了IPO冲刺的最后一关,成功实现三级跳,正式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敲钟挂牌,成功登陆A股后便立即获得资本市场青睐,吸引了不少投资机构和散户股民先后进场。

  只是刚刚跻身资本市场的水星家纺,似乎被一池春水搅动得心潮过于荡漾,一个不留神,就忽视了品质管控;几个不留神,品质已经严重下滑;待回神之际,已经与市场背道而驰。这一点,从水星家纺历年来公布的财报数据便略知一二。

  事实上,自上市以来,水星家纺的表现一直很一般。根据水星家纺往年的年度财报数据来看,2017至2019年,水星家纺营收分别为24.62亿元、27.19亿元、30.02亿元,同比增速为24.53%、10.44%、10.41%;净利润分别为2.57亿元、2.85亿元、3.16亿元,同比增速为30.17%、10.77%、10.69%。

  此外,根据8月26日公布的2020年半年报显示,水星家纺今年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11.67亿元,比上年同期下降8.5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9525.88万元,同比下降29.2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6796.99万元,比上年同期下降36.47%;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2134.26万元。其子公司上海水星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则净利润亏损达到1624.77万元。

  人会撒谎,但数据不会。显然,水星家纺的营收和净利润增速均呈现下滑趋势。数据还显示,2019年8月28日至2020年8月27日,水星家纺及下属子公司累计收到政府补助资金共计3486.7万元(未经审计),在政府的鼎力支持下,水星家纺却没能拿出好成绩,多少也寒了当地政府的心,也伤了不少风投机构和散户股民的心。由于业务严重亏损,股民纷纷弃坑……

  名列2019-2020中国家居十大质量黑榜,水星家纺的声明不痛不痒

  在今年的8月28日,水星家纺因上“质量黑榜”再度被推上热搜。可见水星家纺业绩下滑,并非空穴来风,但是水星家纺仅仅一纸“部门疏忽”的致歉信便把此事搪塞过去。

  

 

  根据具体信息显示:2020年6月29日,浙江省市场监督管理局发布的《18种产品质量监督抽查情况的通报》显示,标称销售者名称为“谢晓斐(个体工商户)”、标称生产者为“上海水星家用纺织品股份有限公司”、标称规格型号为“被套:220cm×240cm×1 床单:270cm×250cm×1 枕套:48cm×74cm×2”、标称批号为“货号:AY19EP-K04大象灰”的一款“郁郁亭亭四件套”被检出“纤维含量”不合格。

  事实上,这已不是水星家纺第一次“顶风作案”了,根据网上内容显示,水星家纺从2012年开始,每年至少有一次因产品不合格被曝光,如2012年1月19日,上海市被类产品质量监督抽查结果显示,标称上海水星家用纺织品股份有限公司生产的、标称商标为水星家纺的、货号QP1221-S01 2011.11的多孔被被检出“耐光色牢度”不合格;2013年3月,江苏工商局公布了2012年江苏省流通领域商品质量监测部分不合格商品,水星家纺有4款产品上榜,2014年3月31日,标称商标为MERCURY水星家纺、规格型号为SY1200-S01的纯棉床单,检出可分解致癌芳香胺染料......2019年5月9日,水星家纺在江苏省市场监管局的抽检中曝出一款浴巾“吸水性”项目不合格;再到今年的“郁郁亭亭四件套”的不合格事件,长达9年的坚守,水星家纺为何对质量黑榜“不离不弃”,个中原委,或许只有水星家纺更为清楚。

  涉嫌抄袭大牌,水星家纺的原创精神何在?

  如果说九年问鼎质量黑榜是一种特殊喜好的话,那么抄袭门事件对水星家纺来说便是一种大胆的“创新”。就在今年,水星家纺新品包装设计被指涉嫌抄袭巴宝莉、爱马仕,抄袭门事件一经曝出就引发了业内人士的广泛关注,有业内人士就曾质疑,水星家纺是否为了让上市公司的账面更好看,而有意缩减人才成本。尽管我们不得而知,但水星家纺的原创精神早已不复存在。

  疫情期间虚假宣传,水星家纺也发“国难财”吗?

  今年疫情期间,很多大品牌、大企业都加入到了抗疫的队伍中,而只有极个别企业动了歪主意,水星家纺便是其中之一,根据此前报道,水星家纺在疫情期间对外发布了新品“N99抗病毒德国羽绒水洗夏被”,并宣称“专为抗病毒而来”,“产品的抗病毒活性率高达99%以上”。对此,不少业内人士就表示,水星家纺此举是在借疫情宣传涉嫌误导消费者。或许这并非水星家纺的本意,但在这种节骨眼上如此“放纵”自己,显然有些不妥。

  结语

  作为一家曾深受资本市场青睐的上市公司,9年蝉联“质量黑榜”、恶意抄袭国外大牌、虚假宣传等,种种不招人待见的行径,都与其一贯倡导的企业精神背道而驰,辜负了国家的期望,行业的重托,股民的热情,投资者的期望,消费者的信赖……

  做企业有如做人,对了要坚持,错了要纠正,始终将品质视为生命线,将消费者放在第一位,回归初心,市场不变的准则永远是品质第一,服务第一。只有把品质、服务做好,才能赢得行业尊重,市场认可,消费者青睐。




上一篇:泡面不止属于火车、深夜,早餐吃起来也很香
下一篇:返回列表
地区推出政策,帮助父母独自生活
工匠在越南的Yen Son制作瓷鼓